共享按摩椅设点四处开花 真能让商家躺着赚钱吗

作者:赚钱好项目日期:

分类:网上赚钱的方法


共享按摩椅

在等待公共汽车间隙时,放松刚刚因跑步而略微紧张的小腿肌肉。在电影开始之前,用它来带着一种仪式感结束一天的工作。厌倦了工作,我花了10多分钟下楼去做水疗……为了缓解我紧张的肩膀和脖子...当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通过按摩来放松自己时,钱江晚报记者也发现很多按摩椅不知不觉地被加到了我周围的地方。它们分散在机场、火车站、电影院和办公楼,以可承受的价格赢得了用户的心,并且时间合适,并且拥有统一的名称共享按摩椅。“对于我们这些视加班和出差为自己生活的人来说,这是最亲密的事情。”白领哮天是分享按摩椅的忠实粉丝。她说她几乎在所有场景中都体验过按摩椅。

那么,真的有这么多人使用它吗?这些按摩椅是从哪里来的?经营者从哪里赚钱?


一个火车站有65把共用按摩椅

从电影院到火车站、机场和大型超市,共享按摩椅随处可见。记者选择了几个地方进行粗略统计:博纳国际电影城西溪银泰城店,共有15把按摩椅;浙江奥斯卡影坛有一个特殊的“按摩休息区”,里面有6把按摩椅。杭州东站大约有65个单位...

这次经历好吗?记者在中国电影国际电影城西溪印刷城看到,电影院共有6把按摩椅。用手机扫描椅子扶手上的二维码,跳出三个报价:8分钟8元,16分钟12元,20分钟15元。

记者体验到,从背部、腰部、肩部和颈部,按摩几乎覆盖了身体容易疲劳的所有部位。短暂放松一下,感觉还不错。当然,也有一些人持有不同的观点。一位与记者一起工作的小伙伴表示,对于经常需要按摩的人来说,按摩椅的强度只能被视为“抓伤鞋的表面”,“整体感觉太小,不宜点到点”。最好是手动按摩。”

按摩椅的增加是否也增加了电影院和其他商业机构的客流量?春情电影世界和传奇豪华电影城的经理都表示,虽然电影院的按摩椅很受欢迎,但并没有增加电影院的客流量。传奇豪华电影城的经理说,分享按摩椅对看电影的人来说更像是一种体验。

这些按摩椅是谁安装的?也有品牌直接放在

记者看到,放在各种场合的按摩椅有各种风格,来自许多品牌。

记者采访了一家共用按摩椅的制造商,了解到除了一个提供场地,另一个提供机器,还有两个以租金或收入分成的形式合作的模式。

第一种是零售,即一次性收购,购买按摩椅的所有收入都归买方所有。卖方提供售后和维护服务,但不参与任何共享和后台费用。记者采访的该厂家按摩椅分为三种价格,分别是3000元以上、4000元以上和5000元以上。第二是租赁。按摩椅可以租回市场,产生的收入归出租人所有。每台机器的租金为450元,半年后开始,保证金为2500元。如果年租金一次性付清,保证金将被免除。这种模式的成本相对较高,所以很少有人选择这种合作模式。此外,还可以通过代理模式与制造商合作。制造商的代理条件是一次购买10台以上的机器,并且制造商不收取加入费或参与收入分享。

制造商说,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被制造商用来发布像传奇豪华电影城这样的机器。制造商将对场地的大小和人流进行一定的调查。例如,电影院只有在平均每天观众人数达到80人或更多时才会考虑直接释放这些机器。否则,机器只能通过零售或租赁提供。制造商的地址在江苏,但他们的业务覆盖全国。他们通过物流配送向全国各地销售按摩椅,并提供全国性的联合担保服务。如果发现问题,他们将在家里修理。

你真的能“躺下来赚钱”吗?
更多的人只是躺下,不要按压

10分钟12元,30分钟20元。目前,市场上按摩椅的价格就在这个价格上下波动。他们似乎有极高的性价比。他们真的能让企业“躺下来赚钱”吗?

记者计算了一下账目。根据10分钟12元的计算,按摩椅一天24小时营业,收入1728元。如果你在电影院放10把按摩椅,你一天可以赚17280元。听起来是个好生意。

根据记者的信息,电影院的高峰时间通常是工作日下午7点以后,周末全天都是。“通常,晚上9: 30看完电影后,很少有人来按摩椅。只有在晚上7: 30到9: 00之间,我们电影院才会有更多观众等待按摩椅在电影间隙体验。”博纳国际电影城西溪银泰城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一把按摩椅平均每天会有5-6个人坐在椅子上。即使每个人都经历了20元,按摩椅的日收入也只有120元左右。"但大多数人似乎只是坐在椅子上,没有体验过按摩."她说。在其他电影院,赚钱好项目,同样的情况也存在。

电影院最赚钱的是爆米花,不是电影票

《反常识经济学1:生活中的经济游戏》(美国)史蒂夫·兰德伯格中信出版集团

中国许多电影院的财务报表揭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放映电影给电影院带来的利润远远低于爆米花等小食品的利润。事实上,这种现象在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它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当时美国许多陷入严重经济危机的电影院,由于爆米花生意,勉强挺过了难关,然后把它作为主要的利润来源。

爆米花已经成为电影院的主要利润之一。毕竟,这与电影院卖多少昂贵的爆米花有关。这也成为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感兴趣的话题。

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是电影院通常不允许电影观众带爆米花和其他会产生垃圾的食物。因此电影院自己的爆米花是独家的。然而,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数学博士、罗切斯特大学经济学教授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看来,独家经营并不是电影院爆米花如此昂贵的原因。电影院爆米花价格高的秘密在于运营商成功实施差异化定价。差别定价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少见。最典型的例子是,老年顾客往往可以首先掌握超市的折扣信息,而中年顾客更擅长从电子商务应用程序(e-commerce APP)中“抢”优惠券,因为这两个顾客愿意花特殊时间获得上述优惠信息,从而成为经济学家所谓的价格敏感群体。

差别定价有时会导致关于价格歧视的争论。近年来,美国一些著名大学,包括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已经开始针对申请人的家庭收入状况“个性化”学费。汽车和房地产经销商也精通这种方式。然而,精装书比平装书贵得多,而且差别远远大于精装书的成本。出版商知道,大多数愿意购买精装书的读者都是为了满足收藏要求,而不在乎这种差异。

回到电影院,爆米花价格高的问题。根据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的解释,电影院将电影票的价格与爆米花的价格分开,使得电影票的价格看起来非常便宜,这成功吸引了大量愿意付费的顾客。然而,爆米花的高价是专门针对那些愿意为看电影购买食物的顾客的——所以电影院宁愿给电影票打折,也不愿给爆米花和其他食物打折,这可以提高电影院的营业收入。

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备受赞誉的代表作《反常识经济学1:生活中的经济游戏》出版于1993年。现在,它已被修订,以包括20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的案例内容,以及更详细和有趣的分析。这本书涉及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琐事。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告诉人们经济思维的逻辑如何不同于人们的直觉思维和习惯判断,以及这种差异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人们决策和行为的偏差。

例如,在书的开头,作者谈到了诱导的力量,并指出安全带等安全设备,在增加事故生存概率的前提下,赚钱好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司机的违章率。这本书还讨论了大公司雇佣名人代言产品的合理性。名人代言的直接“转移”购买实际上很难估计,但史蒂夫·兰德伯格(Steve Landsberg)提醒道,明星代言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实际上是企业对其业务运营的信心,所以他们愿意花费大量的广告费用进行宣传,这类似于银行大楼的豪华装修。本书引用的两个例子很好地区分了直觉思维、常识判断和经济理性。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